Be insensitive, and keep a lifelong growth mindset.

0%

自我成长的正确打开方式

最近看了Susan Kuang的新书,还有渡边淳一的《钝感力》,感觉在对待自我成长上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于是有了这篇文章,一方面是总结在书中所得到的领悟,另一方面这本身也是一个小小的自我成长过程。

不快乐的事实

中国一直有句古话,叫作“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也就是说要实现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人生目标,就得依靠比他人经历更多的痛苦来获得。不难注意到,这里无论是努力的过程还是最终要实现的结果,其实都是建立在与他人的对比之下。

从小时候开始,我们就开始被拿来和“别人家的孩子”做比较,到了中学,更是开始了拼分数、拼排名,进了大学,进而拼绩点、拼实习,开始工作后,又开始拼薪水、拼职位。当我们追求不再是优秀,而是比别人优秀时,我们开始习惯性地与他人攀比,并依赖外部环境的反馈作为自我评判的标准。这一定程度上激励了人们去努力奋斗,但同时也会让人过于在意外界的看法,引起一些消极的后果。

以我自己为例,在上大学之前一直是处于一个只要正常努力基本就能名列前茅的状态。结果刚进大学时,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学生,突然间发现自己好像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做到出类拔萃,于是乎自信心受到打击,并且经常性地产生焦虑和自卑的负面情绪,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好,害怕失败以及别人异样的眼光。由于这样心态的存在,反而更加抑制了进步和成长的空间,如果不及时调整,很可能会陷入恶性循环。

这样的经历也许听起来并不陌生,不少人一定都会有类似的经历,那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样的问题呢?

罪魁祸首

1967年,美国心理学家马丁·赛里格曼(Martin Seligman)在研究动物时,用狗做了一项经典实验。实验是这样的:把一条狗关在笼子里,只要蜂鸣器一响,就对狗施以难以承受的电击。狗因为躲避不了,于是就在笼子里狂奔,惊恐地哀嚎。多次实现之后,当蜂鸣器再次响起时,狗便不再狂奔或者寻找逃避机会了,而只是趴在地上无奈地哀叫。即便在实验的最后,实验者在电击前把笼门打开,狗也不选择逃跑,而是没等电击出现,就倒地呻吟和颤抖。

通过这个实验,马丁·赛里格曼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心理学概念叫做习得性无助。习得性无助是指,在先前的经历中,发现自己努力了很久,却始终不能达到预期效果,于是便获得了一种“自己的行为无法改变结果”的感受,并因此变得消极被动,形成了一种对现实无望和无可奈何的心理状态,即使置身于可自主的新环境中,也不再选择尝试。

习得性无助很好地结识了包括过去的我在内的很多人的心理状态和行为模式。我们对于自我的认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外在世界给我们的反馈,当一个人获得的大部分反馈都是负面和消极的时,他也更容易变得被动消极,因此获得成就的可能性就会越低,这又会进一步强化了他的“我不行”的信念。

因此,对于我们个人来说,要想实现自我突破,获得自己想要的人生,我们就必须除掉那个限制我们的“罪魁祸首”,也就是我们消极被动的心态。

根治之道: 钝感力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写过一本书叫做《钝感力》(The Power of Insensitivity),书里有这样一个例子。

有一个暂且可以成为小K的白领,在公司里既谈不上优秀,也不算差,属于表现平平的职员,又一次因为一时疏忽,他在工作上出了个差错。更倒霉的是刚好又碰上上司心情不爽,于是小K在众人面前被上司恨恨地责骂了一顿。当时在场的同事都对上司的怒骂感到非常震惊,他们十分同情小K,都觉得刚才那顿臭骂有些太过火了。甚至有人担心说,小K会不会情绪低落,明天不再来上班了。
可是和同事们的预料正好相反,第二天早上,小K和往常一样,按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并且满面笑容地向众人道早安。似乎昨天挨骂的事他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此时此景,使同事们都觉得白白替他担心了一场。

往好处讲,被上司如此劈头盖脸臭骂一顿,小K却毫发无损,依然精神抖擞,他可以算得上内心强大的典型了。但话又说回来了,上司那么严厉的斥责,对小K都毫不起作用,他也真称得上是个“迟钝的家伙”,这也就是渡边淳一先生所认为的钝感力。

与小K相比,另一个白领小N,在同样被上司怒骂了一顿之后,他却不能像小K那样迅速改换心情,回到家之后,仍然没完没了地沉浸在个人的烦恼和思虑之中,不断自责甚至钻牛角尖。第二天,小N也许就不去上班了。接下来,他一直摆脱不了这件事的阴影,一而再,再而三地休息,这样拖延下去的结果,恐怕最后就会辞职。

把顿感的小K和敏感的小N放在一起对比,占绝对优势、值得信赖的还是钝感的一方。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若是小K的话,他都可以十分顽强地闯过难关,说不定将来还会成为公司的骨干。可是敏感的小N,在以后的生活中,就会连接不断地遇到挫折,他的朋友们也将渐渐地和疏远起来。

“钝感力”作为一种为人处世的态度及人生智慧,相比敏感和玻璃心而言,更容易在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中免遭习得性无助的困扰,因而也更容易取得成功,并同时求得自身内心的平衡及与他人和社会的和谐相处。

两种思维模式

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卡罗尔·德韦克(Carol Deck)在她的 《Mindset: 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中文译本名:看见成长的自己)中,阐述了在人们的成长道路上相互对立的两种思维模式:僵固型思维模式(Fixed Mindset)和成长型思维模式(Growth Mindset)。

僵固型思维者的特点是,他们认为聪明才智是一个人固定不变的特质,因此他们永远处于一个要“证明自己”而非“发展自己”的心态中。僵固型思维者会过于在意别人的评价,为了获得赞扬和认可,他们会努力掩饰自己的缺陷和不足,并总是通过回避挑战来避免失败,以此维持自信。于此同时,若他们一旦觉得不如他人时,便可能会深深陷入自我怀疑和否定的消极情绪。

成长型思维者则恰恰相反,他们认为能力是通过学习不断发展而来的,因此他们的关注点不在于“证明自己”,而在于“发展自己”,他们不会因为失败或者负面评价而开始自我怀疑和否定,而总是勇敢、大方地承认自己的无知、不足和不完美,并且把它们看作自我提升的机会。即使面对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他们也能全身心地投入和坚持,不会为了获得鲜花和掌声而有所遮掩,更不会把当前的不足与自我价值等同起来。因为他们相信人的能力是动态发展的,并且享受成长带来的快乐。

显而易见,成长型思维很好地突破了个人和周围环境带来的各种限制,可以让我们在不断挑战舒适区的过程中获得持续性自我成长。但不幸的是,社会上僵固型思维者的数量远远多于成长型思维者。这一方面可能与人的本能有关,但另一方面,现有的过于注重结果而非过程的教育体制和文化氛围毫无疑问进一步强化了人们的僵固型思维。因此,我们需要通过后天的不断努力来习得成长性思维。

什么才是正确的奋斗目标?

尽管那些急功近利的所谓成功学已经被诟病多年,但类似这样的标题,我们应该都不会陌生:《如何快速成为文案高手》、《21天学会手绘》、《一天看完20本书是怎样的体验》、《从月薪三千到月薪三万》、《普通人如何利用碎片化时间学5门语言还出一本书》。这类文章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比比皆是,虽然没有赤裸裸的用名利作为诱惑,也没有标榜哪个知名的成功人士,但其本质和成功学并没有什么区别,核心特点都是通过急功近利式的模仿,以迅速达到某个目标。尽管这些目标看上去和名利没有太大关系,实则不然,他们要么与金钱挂钩,要么通过给人一种与众不同和超越平凡人的感觉是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有时甚至还能引来他人的追捧。

成功学背后有两个重要假设:第一,成功可以复制;第二,只要努力就能成功。它的逻辑是这样的:有人成功了,那么我按照他总结出来的成功方法,就一定能够成功。而事实上,很多成功的故事里其实包含了一种叫做“幸存者偏差”的现象,由于日常生活中更容易看到成功的案例,而不是失败的案例,你就会因此大大高估了成功的希望,我们看到的那些所谓的创业成功故事都是被筛选和过滤后的,并不能反映真实的世界,然而真实的情况是,它的成功概率非常小。正如薛蛮子曾经所说的那样:“创业失败是必然的,成功才是偶然的。”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由客观规律决定的必然,但也存在着大量的偶然,正是这些偶然使得整个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也让未来变得不可预知。那些幸运的成功者们很难意识到自己的成功可能只不过是一种概率现象,即使知道,他们也不会把成功归结于运气。而对于普通人来说,迷恋于成功学不仅容易让人因错估成功概率而变得盲目自信,更会因为这种错觉而让人变得急功近利。

哈佛积极心理学教授泰勒·本-沙在他的《幸福的方法》一书中就详细解释了这一点。他在书中指出人重点在于要拥有目标,而能否实现则在其次。目标能够给我们以方向感,不至于在人生的路途中感到迷失,并且不要把关注点放在当下,目标是意义而不是结局。心理学家大卫·沃森在他的积极情感作用的研究中,也强调只有追求目标,而不是达到目标,才是带来幸福和积极情感的要素。

因此,在选择目标时,以自我成长为主的内在目标会给人带来更多的幸福感和意义感,如果你的目标仅仅是要得到年薪100万元,或者每年读100本书,每天写1000个字,然后出一本书,那么它们给你带来的可能是更多的焦虑和难以熄灭的欲望,而非幸福;但如果你可以把这些外在的目标转化成内在的目标,例如让自己的能力达到年薪100万元的程度,通过读书来增长自己的知识和智慧,或者通过写文字和出书来分享自己的思想与价值观,那么它们便能让你在追求目标的过程中享受成长的快乐。

周国平在他的一次演讲中提到,年轻人在为自己设立人生目标时,应该把优秀当成第一目标,成功最多只是第二目标。他认为优秀是我们自己能够把握的,因此可以通过努力获得,而成功取决于很多外部因素。一个明智和理性的人应该把经理放在那些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上、那些真正可以给我们带来幸福的目标上。

自我提升永远不晚

关于自我提升,我们总是会听到这样的疑问:“从现在才开始是不是已经晚了?” 实际上,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因为无论答案是什么,我们面临的选择都只有两种:开始提升和不提升。诚然,提早开始也许更好,但我们没有办法回到过去,我们拥有的只是现在,如果现在开始改变,那么不久的将来我们很可能会获得回报,生活或许也会变得因此不同,但如果不开始自我提升,那么我们就永远在原地踏步。因此,自我提升永远都不晚,关键在于行动和持之以恒的积累。

台湾有一位全民级偶像叫赵慕鹤,66岁退休,本到了安享晚年的时候,而他却开启了全新的逆生长模式。75岁那年决定出去走走,在不会外语,存款可怜的情况下独自穷游欧洲,86岁那年和孙子一起考大学,首年落榜,次年再战考上空中大学文化系。在91岁那年成为全班第一个顺利毕业的学生。 几年后,为了鼓励年轻人学习,96岁的赵慕鹤又来劲了,冲刺三个月顺利考上南华大学哲学所,两年后以一篇关于中国书法“鸟虫体”研究的论文获得硕士学位,并也因此创下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成为世界上年龄最大的研究生。而如今105岁的他正准备再报个博士班。年龄,对他来说从来就只是一个数字,因为从来不把“老”当回事儿,这位老先生做出了很多同龄人都不敢想,甚至让年轻人都自叹不如的事情。

我们还那么年轻,怎么可能太晚了呢?

自我成长的正确打开方式.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