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insensitive, and keep a lifelong growth mindset.

0%

纽约和湾区

纽约州已经有十五万多的病例了,纽约市就过了八万,增长势头依然如同牛市中的纳斯达克指数。对比之下,加州接近两万,具体到湾区差不多有五千左右,更早发布隔离令,现在每天的增长也趋于平稳,一切似乎逐渐开始变得可控。

相较于纽约大都市,湾区大农村的本质对于限制疫情传播倒也是有些天然优势。

一三年爸妈第一次到纽约,站在世界十字路口时代广场,周围挤满了雄赳赳气昂昂的大楼,西装笔挺行色匆匆的金融精英,强行兜售光盘的黑哥哥。周围一小圈儿,三家麦当劳,四家星巴克,五家披萨店,十个热狗摊儿,二十个易拉罐。逛了没一会儿就觉得到处都乱糟糟的,开始思念祖国。正巧遇上个问路的老外,我爸一紧张,把来之前背好的万能回复公式也给说成了,“Sorry, I don’t speak Chinese. ” 整得人家一头雾水,为此被我妈取笑了好久。

后来爸妈第一次来硅谷,面面相觑。

“我们还以为硅谷好歹得有个啥啥的中央大街,两边高楼大厦,挨个儿是谷歌,苹果,Facebook总部。结果这真是个大农村啊。”

吃碗面,喝个咖啡,买个冰棍儿,哪哪都得开车,路上行人寥寥。

晚饭过后想出门遛个弯,既没有灯红酒绿和金发女郎,也没有人民广场和大爷大妈。只能是百无聊赖地在空旷寂静的小区周围走走,偶尔能遇上个遛狗的老外,松鼠,浣熊和加拿大鹅。久而久之也就懒得再出门了。